1

【经济导报】陸劍寶 :自貿區擴容凸顯國家全面對外開放決心

稿件来源:2019-09-23 經濟導報 发布人:adsyxy 发布日期:2019-09-26
陸劍寶     經濟學博士,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副研究員
 
 
自由貿易試驗區的設立是黨中央、國務院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重大戰略舉措。2013年,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成立;2015年天津、廣東、福建3大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成立;2017年3月,遼寧、陝西、河南、浙江、湖北、四川、重慶7大自由貿易試驗區相繼掛牌成立。2018年4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時指出,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要以制度創新為核心,賦予更大改革自主權,支持海南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加快形成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和公平開放統一高效的市場環境。2019年8月26日,黑龍江、河北、山東、江蘇、廣西和雲南6個自貿試驗區獲批。截止目前,中國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已經形成了“1+3+7+1+6”的空間分布格局。
 

8月30日,中國(雲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掛牌。雲南自貿試驗區的實施範圍約119.86平方公里,涵蓋昆明、紅河、德宏三個片區。圖為在中國(雲南)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儀式上,雲南自貿區網站啟動。(新華社圖片)  
 

自貿試驗區空間布局:從點到線,從線到面

 
18個自貿試驗區均勻而有序地分布在東北、華北、華中、華東、華南和西南地區。將實現中國沿海省份自貿試驗區的全覆蓋,連點成線、連線成面,形成對外開放的前沿地帶,全方位發揮沿海地區對腹地的輻射帶動作用,更好地服務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對外開放總體布局。在廣西、雲南、黑龍江自貿試驗區的設立,有利於推動中國沿邊地區開放,輻射帶動沿邊發展,進一步密切同周邊國家經貿合作、提升沿邊地區開放開發水平。這樣的自貿試驗區空間布局全部體現了“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東北振興、海洋強國、創新驅動發展等國家重大戰略。由此可見,國家的自貿試驗區建設已經從2013年的初期試點階段進入到加速推進階段,自貿試驗區版圖也實現從點到線,從線到面的戰略布局。
 
 

自貿試驗區使命:求同存異

 
制度創新是自由貿試驗區的核心。自由貿易試驗區與傳統的產業園、開發區、經濟特區或者海關特殊監管區、保稅區最大的區別在於:自貿試驗區不是簡單的對外開放的政策窪地,而是集政府職能轉變、投資便利化、貿易自由化、金融放開、法治化等領域的制度創新於一體的壓力測試區;是中國全面對標國際通行規則,打造國際化、法治化和市場化營商環境的壓力測試區;是全面能提升治理水平、改變傳統行政理念、大幅度提升行政效率的壓力測試區,這是都是所有自由貿試驗區要肩負的改革重任。各個自貿試驗區通過制度創新要形成一批可在全市、全省甚至全國范圍內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要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示範意義的改革經驗。
 
自貿試驗區建設要突出地方特色。各個自貿試驗區基於發揮的地理優勢和產業特點建構的功能定位都各有特色定位。如上海自貿試驗區旨在進一步探索中國的金融放開創新;廣東自貿試驗區突出粵港澳深度合作目標;福建自貿試驗區則彰顯對台特色;陝西自貿試驗區響應國家的“一帶一路”政策;遼寧自貿試驗區為東北工業基地轉型提供經驗探索;浙江自貿試驗區則在海洋貿易制度創新上充當排頭兵等等。
 
 

新一批自貿試驗區成立的重大意義

 
一是承先啟後——前四批自貿試驗區建設效果較為顯著。在制度創新改革方面,以“放管服”為導向的政府職能轉變,以“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為抓手的貿易便利化改革、以“准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為重點的外商投資管理制度等領域均取得突破,到2018年年底,前三批自貿區共向全國複製推廣了202項改革創新成果。在經濟推動方面,以吸引外資為例,根據《中國自由貿易試驗區發展報告(2019)》統計,截至2018年年底,前三批11個自貿試驗區以不到全國萬分之二的國土面積,吸收了12%的外資,創造了12%的進出口額。鑑於自貿試驗區的先行先試經驗啟示,增設6個自貿試驗區是順理成章的舉措。
 
二是加大力度和加快速度——凸顯國家全面對外開放的決心。在新的日益複雜的全球經濟和政治環境下,中國必須加快對外開放的步伐。在2018年批准海南全域成為自貿試驗區後一年時間,國家又成立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就可以看出改革力度和速度加快。覆蓋全部沿海省份,一帶一路沿線,西部和沿邊的自由貿易試驗區除了複製推廣政府職能轉變、投資便利化、貿易便利化、金融開放和法治化五個“指定動作”外,通過各自的改革,探索出一套改革經驗的“自選動作”,樹立對外開放的標杆作用。
 

下一步中國自貿試驗區的發展方向

 
一是不忘初心,堅持推進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自貿試驗區推行以來,制度創新改革也取得很大成效,但仍存在一些綜合因素的制約,使得改革存在:淺表化和碎片化,改革集成性不足。儘管地方政府遇到改革的困難和困惑,但仍要堅持持續推進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的初心不變。針對“兩頭熱、中間冷”的問題,要大膽放權,在自貿試驗區成熟的基礎上試驗自由貿易港政策。
 
二是勇於自我加壓。各級政府要主動從改革較為簡單的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1.0版本的貿易便利化;深入到改革觸及到敏感領域和管制紅線的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2.0版本的投資便利化、金融國際化;再深入再到改革涉及全方位“放、管、服”的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3.0版本的創新要素跨境配置。
 
三是探索自貿試驗區的面積擴容。目前除了海南全域和上海自貿試驗區臨港片區擴容後自貿試驗區面積超過120平方公里外,其它16個自貿試驗區面積均處於116平方公里到120平方公里之間。如廣東自貿試驗區三個片區加總則只有116.2平方公里,南沙片區的自貿試驗區範圍物理空間較為分散和碎片,不利於行政區劃管理和改革的“可複制推廣”。下一步,應重點探索現有成熟自由貿試驗區片區由於發展空間不足而需要的空間擴容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