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王禹著:《论宪法在特别行政区的适用》

发布人:adsyxy 发布日期:2019-03-27

        王禹著:《论宪法在特别行政区的适用》,三联出版(澳门)有限公司20192月澳门第一版。

1

【内容简介】

        自香港、澳门基本法起草以来,围绕宪法在特别行政区的效力和适用问题的广泛争议至今尚未达成理论共识。本书系统地梳理了各种观点,提出了一些独到见解。

        其一,本书指出宪法与基本法的实质关系是上位法与下位法的关系,同时呈现出一般法与特别法的表象特征。宪法与基本法既有文本一致性,又有文本排斥性。全国人大对两部基本法的“合宪宣告”,本身是建立在上位法与下位法的关系上,但全国人大对整部基本法的合宪宣告,确保了基本法在法律上已经不存在因违反宪法而无效的问题,因而呈现出一般法与特别法的表象特征。

        其二,本书辨析了宪制性法律与宪法性法律的概念,进一步阐释了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区宪制基础的内涵。宪法是特别行政区的根本宪制基础,基本法是特别行政区的基本宪制基础。

        其三,本书提出宪法规范可以分为一般规范和特别规范。宪法第31条是特别规范,但不是整个宪法的“但书”,而是其所对应的一般规范的“但书”。宪法在特区的适用遵循“一般规范普遍适用”和“特别规范优先适用”的原则。与宪法第31条相对应的一般规范之所以不能在特别行政区实行,是宪法第31条特别规范优先适用的结果;但是,这些被停止实施的条文仍然在特别行政区具有宪法的一般效力。特别规范优先于一般规范,在效力上应当理解为只是一种“遮蔽”、“覆盖”或“叠加”,而非“取代”或“剔除”。

        其四,本书提出了宪法在特区是“全面适用、部分实施”的观点。宪法全面适用是指宪法的每一个条文在特别行政区都有法律效力。宪法的所有内容从理论上都应当推定在特区实施,只是被基本法文本排斥的宪法文本不能在特区实施,也即宪法第31条所排斥的宪法一般规范不能在特别行政区实施,而没有为第31条所排斥的宪法一般规范,可以在特别行政区实施。但是,这些宪法一般规范由于基本法第18条已经作了特殊安排,不能理解为可以在特别行政区自动实施。

        其五,本书分析了香港、澳门法院在回归后就开始在判决书中援引中国宪法条文的情况,并归纳为依据性援引、解读性援引和反证性援引三种情况。本书认为港澳居民不得直接依据宪法条文向法院主张权利,特区法院在援引宪法条文的过程中也无权解释宪法。若确实需要解释宪法条文的,则需要依照一定程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寻找解释。

        本书对宪法在特区适用问题的研究,在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宪制基础的新宪制秩序尚待建成、国家认同成为港澳尤其是香港的突出问题、特区法院在已在判决中援引宪法的背景下,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